7/13《自畫像》映後座談

《自畫像》映後座談

日期地點:7/13(四) 光點華山一廳

出席影人:導演 陳宏一、演員 林哲熹、張甯、張喬翔(kiwibaby)

主持人:郭敏容

文字紀錄:林映弦

照片紀錄:林巧豈

 

 

郭敏容:敏/林哲熹:林、張甯:張、kiwibaby:kiwi

 

敏:先請導演跟我們分享這部影片,是劇本發展到來的想法嗎?

 

導演:我想知道我到到底為什麼從事創作,覺得創作脫離不了社會。最後就訂出政治至跟藝術這兩個主軸,就變成這個樣子。拍攝之前 。總統大選兩個月前我們開始編寫劇本,之後開始拍攝,剪接之後,到現在每次看的感觸都不一樣。拿一個真實的社會狀況來創作,好像也跟著一直在變的社會狀況在發酵,為什麼要放總統大選這天呢?為什麼有人當選?有人死掉呢 ?

 

敏: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分享第一次看跟後來看最顯著的不同是怎樣的地方。

 

導演:剛剪接出來的時候,想要讓大家感到一股希望。現在卻覺得哇~怎麼這麼絕望!自己看到片尾 :「台灣加油」這四個字,卻又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出來 ,還好最後有人跟我說,有一個瞎了眼的小孩,帶著微笑,好像還能稍微喘息一下。

 

敏:我想請問下正好三位演員都到場 ,剛剛導演講到希望的部分,演員的轉換跟希望這件事相當有相關,張甯這個角色其實一開始是帶著希望,林哲熹的角色是在過往的運動遭受到打擊,而對這個世界感到失落,卻透過張甯的角色感到希望,覺得可以救他,是不是請兩位角色當初接到角色的時候,怎麼去詮釋這兩個角色的意義?

 

林:其實剛開始跟導演討論這個角色,導演有稍微講一下這個角色的設定,我們主要在討論說怎麼去找到這個角色黑暗的一部分,從一開始他對這個世界是感到失望的,有很多負面情緒。我的做法是,開始去思考為什麼這個人對這個社會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憤怒,想了幾天卻好像不需要去想,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對很多失望的部分,感覺這個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對,小的部分也有很多大的東西,去找出這個角色,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憤怒,卻又看到了楊婕,都是同樣的社會,但楊婕好像就是世界的一道光,試圖把希望留下來,對江中澤是重要的。

 

 

敏:很多人把欲望跟期待放在楊婕這個角色身上,卻在最後失去了這個角色的純真感。

 

張:這個角色其實我覺得跟我在某些程度上面很像,我是那種只要別人跟我說什麼我都不相信,我只要改變就能成功。我覺得最困難的事,我要怎麼從一個懷抱理想的人,變到最後,什麼都不相信 選擇自殺的角色,這大概是我覺得這個角色最難的部分 。

 

敏:還有什麼部分是最困難的嗎?

 

張:我真實的自己也是懷孕四個月的時候,在拍這部片的時候 很多很裸露跟暴力的場景 我在那個當下都很害怕。

 

 

敏:那我們再問一下導演 片中那那這個角色 導演是設定它既是男性又是女性,有很強的象徵的意思在裡頭,我想知道導演是先設定這樣一個角色才加入,還是因為他的加入對劇本有一些改變?

 

導演:最早的時候是要講政治,就覺得跨性別的議題是最能體現現在這個政治,跨性別的這個人本身就是政治,然後kiw也是我們找來對談的一個對象,但沒想到他就把原本那個演員踢掉,她顛覆了我們對跨性別者的一個想法,不過我們也從他那邊獲得很多跨性別的知識。

 

敏:那可以分享一下哪些地方是你自己加入的部分?

 

kiwi:譬如說最早2980、4980那個地方,或是在內衣店的仙度瑞拉啊那些。

 

敏:那你喜歡這個角色嗎 ?

 

kiwi:很同情他,他很相信愛情,但好像這個世界上就是沒有人可以愛他。

 

 

觀眾QA

 

Q:我看完這部片覺得很感動也很精彩我很欽佩裡面每個演員,演這部戲一定要花很多的精力,我想請問導演,片尾那個眼盲的小孩,關於色盲的部分,那個旁白的女生是裡面哪個角色嗎?

 

導演:我一直覺得台灣好像就是在顏色之爭,藍綠換來換去,那他們的藍跟綠到底是怎樣,我有點被搞亂了。旁白就是三三,我設定他是最理解她男朋友的人,但他卻是一個色盲。感覺其實很多人都是色盲,我們選出一個顏色,但我們對這個顏色的分別是什麼我們根本搞不太清楚,所以最後就是 拍的時候就很想找一個看不見的小孩來拍,然後我們就拍就把他放進去,大家看完,都有一個很奇妙的感觸,覺得那是一種發酵的感受 。

 

 

敏:這部影片還有一很重要的元素是性的元素,江中澤性的部份是很常被強調的,楊婕則是一直想要被獨立的個體,想詢問導演,關於劇本會想要加入這些想法的原因是什麼?

 

導演:當初是覺得沒拍過這樣的東西,就卯起來拍,我覺得大家這麼苦悶,不快樂一點怎麼可以?就想要讓演員藉由性獲得一些興奮,覺得楊婕好可憐,為什麼片中的男生,都是想上他或是上了他 我剛剛在下面重看一次,在想,如果楊婕在車上接受了立委的要求,那後面會怎麼樣?

 

敏:那麼多的男性不把楊婕當成一個個體來看,他不過是發洩慾望的對象嗎?

 

楊:我不覺得楊潔是一個對性完全沒有興趣的女生,只是他在碰到這些人之前,他就已經先被粗暴的對待,所以他對性其實還有陰影。實際上他碰到可能的愛情之後,她跟三三之間的關係帶著某種嫉妒的成分,他對性其實是好奇的,他對為甚麼不能在性得到快樂這個問題中懷抱著疑問。

 

敏:是原本一開始就以七宗罪來架構這部片嗎?

 

導演:一開始並沒有,我們找到確定的畫家之後,才覺得要讓這個畫作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話題,就有人建議七宗罪。我原本有點排斥,但後來就還是接受,七宗罪是哪些東西,讓這個畫家根據他自身的碰撞一一放進電影中,把這個放進去整個東西都很痛苦,因為東西太雜太亂,七宗罪又不能任意刪減,所以就把某一個跟某一個做對調 (笑)